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中国不需要医生,尤其是当今中国  

2008-10-01 17:00: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转载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心情很沉重,不知道这样做是否合适,也不知道这样的文章是否值得宣传,但我还是决定贴出来,让战友们看看......

转载自健康报网:中国不需要医生,尤其是当今中国

给医生护士们的一封公开信:

我决定不再作医生,哪怕是去街边弄个铁桶卖烤红薯、哪怕是去擦皮鞋……尽管从大学毕业到现在已经作了近二十年的外科大夫。

中国不需要医生!是的,中国不需要医生,尤其是当今中国。

这是一个变态的社会,这是一个畸形的社会。古今中外,没有哪一个国家、哪一个地区、哪一个民族会把一个真正帮助自己的职业——医生,作为攻击的对象。就连在你死我活的残酷无情的战争中,医生,也是受交战双方共同保护的。

医生这个职业,是人们历来最为敬重最为放心的,也只有这个职业,是人们能够放心的。因为:“健康所系,性命相托”,在任何一个社会,医生都是一个崇高的职业,因为他们肩负着维护人类健康的职责。医生当自爱,社会也当尊重和关爱医生。作为一个医生,无论这个人是一个多么让人讨厌的家伙,性格多么怪异的另类,但当他作为一个医生,在遇上了病人的时候,他的念头是——怎么样才能把这个人治好而不是其他。但是,就是这么一个一心只要解救他人、也只有这个才是一心一意只要解救他人的职业,最近这十几年来,在我们这个社会里,却被当成了要打翻在地,并踏上一万只脚,让他永世不得翻身的牛鬼蛇神!现如今,如果每天浏览一下媒体,都会有关医疗方面的新闻负面报道,一个连着一个,舆论一边倒地倾向患者,仿佛医生已不是救死扶伤的白衣天使,而成了丧心病狂的吃人魔王。

丑化甚至“妖魔化”医生,既是社会的悲哀,也是社会的耻辱。正是由于社会已把医生整体妖魔化,医患矛盾变得一触即发,就好像是一个随时可以引爆的定时***。至此,使我想起了最近发生的事件,福建一名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专家在坐诊时,竟被自己的病人用刀捅死。这种因没治好病就把责任归给医生,并持刀行凶的行为,已经是目前日益恶化的医患关系的一个活生生的例证。更加耐人寻味的是,人们对遇难的医生并不同情,这样的情况在这些年来不胜枚举。在网上1000多条评论中,80%的评论却是“理解”患者,而对医生则进行质疑和批评。现在一些患者用来防医生“高招”迭出。

广西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副院长赵劲民说,他们来看门诊时甚至带着录音笔、摄像机,将医生的一举一动都记录下来,好像要随时准备跟医生算账。赵副院长说,“医生是敌人吗?在这样的环境下医生怎么能够专心工作?” 一位医生感慨:患者看病时,居然带着录音笔、摄像机,将医生的一言一行都记录下来,以便随时“对簿公堂”。这说明,有的患者把医生当成了潜在的起诉对象。在这样的环境下,做个医生真的太难了。医患关系已经成为了敌我关系,而这种敌我关系又完全不是在战场上那种可以双方用刀枪对砍的关系,因为医生没有反击的权利,他们只能任人宰割,不但不能反击,连为自己说句话的权力都没有,反正你不能说,你说便是你错。

说到这里,这当今中国的医患关系只能是一种“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被压迫关系。就拿号称是人人平等的中国法律来说吧,还特地为医生将“谁指控谁举证”改为了“举证倒置”,对医生可真是青睐有加矣,其托辞便是,这是一种技术工作,患者不了解其中的细节。那我倒想问一问:什么工作不是技术工作呢?买一个手机出现了问题,你知道是哪里的毛病吗?一台电脑怎么也弄不好,你清楚是怎么回事吗?通讯行业是谁都知道的暴利行业,那么你能说出他的关键在什么地方吗?…………为什么不能给他也来个举证倒置呢?

中国医师协会“医患关系调研报告”显示:74.29%的医师认为自己的合法权益得不到保护,认为当前执业环境“较差”和“极为恶劣”的分别达到47.35%和13.28%。近3年来,平均每家医院发生医疗纠纷66起,患者打砸医院事件5.42起,打伤医师5人。

是的,中国不需要医生,尤其是当今中国。

记得刚毕业的时候,以广东电视台首开的《求医问药》起,不断有电视台开发出同类的节目,尽管那时我们只有不过68元钱的工资,心里也为社会对医生的尊重暗暗得意而自豪。不过很快,这些节目便销声匿迹了,代之而来的是对医生护士的丑化和攻击。

不知道具体是从什么时候起,医生、护士成了所有的媒体炮轰的对象!成了小品相声中的小丑!!成了可以恣意辱骂的贱民!!!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有骂护士打针时扎到凳子上的;有骂医生听诊听筒按在桌子上的……乱七八糟什么样的都有,极尽辱骂之能事,极尽造谣之能事,极尽污蔑之能事。

时至今日,动辄便要与医院医生打官司;动辄便扬言要砍死医生;动辄便要炸掉医院,无论有没有医生的过失。

我印象最深的是一家还比较有名的杂志上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也许是开了对医生护士及医院空穴来风颠倒黑白栽赃诬陷之不实报道的先河:说是一位留学归来的硕士,这位医生在当班时正好遇上抛弃了他另攀权门的前女友得了阑尾炎需要手术,于是乎这位医生在手术时故意将止血钳掉到地上,然后在趁护士去拣(注意了:是在手术台上的护士去“拣”)止血钳的那一瞬间将这个女的输卵管给结扎了,然后又一次掉了止血钳,护士又一次去拣,这个硕士把另一侧的输卵管也给结扎了。

谢天谢地,这位伟大的作家还知道输卵管是双侧的。当然啦,每一个故事都得有一个结果:自然是这个可恨的医生啷当入狱,受到了应有的惩罚,云云。我当时没弄明白,怎么会出这种事?因为那时我们刚刚才毕业,还很天真,而且那些铺天盖地的谣言、诬蔑、中伤、丑化、漫骂还没有来。

且不说无论哪一台手术,那怕是小到如单纯性阑尾炎这样的手术,怎么可能是一个医生和一个护士在台上手术?还有手术助手呢?麻醉医师呢?巡回护士呢?这个在台上的护士叫做器械护士。差了这么多人,他俩人怎么作手术?就算是能作吧,那这个手术的难度和时间不知道要增加多少倍啰,这都不管了,手术台上的东西掉了,居然还会去拣起来,这是在哪本书里学来的?绝对是任何一个医生护士都不会干的,在手术台上的医生护士,连手的摆放位置都是有明确规定的,何况掉下了手术台的东西,那是绝对不可能、不允许去拣起来的。

当然了,我们这位伟大的作家会!还有,这个医生技术居然能够高超到在护士去拣止血钳的那一瞬间把个结扎手术给作了,而且是一个阑尾切口居然能把对侧的输卵管结扎给做了。在拣手术钳的那一瞬间!顶天也就三、五秒钟吧。我可以在这里问问全世界的、无论您是多么高级别的医生,你们做得到吗?我相信,没有任何一个医生能做到,但是这位,我们的伟大的作家先生,我们还是姑且称他为作家吧,因为他太能干了。

他能做到,他只要大笔一挥,还有什么做不到的呢?你这只小羊就是弄脏了我的溪水,怎么的!

是的,中国不需要医生,尤其是当今中国。

权贵们你们会骂吗?不少的家伙还想在那得到一根骨头啃或一堆***舔呢。黑社会你们敢骂吗?那是要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的。

只有医生,既没有权贵撑腰,也没有黑社会壮胆,不必担心他会来怎么样报复,想怎么样骂就怎么样骂;想怎么样打,就可以怎么样打。最可怜的是我们的那些年轻的小护士,每天小心翼翼的工作,战战兢兢的生活,挨骂挨打被搔扰丢工作,已经是司空见惯的事了。

不止一次的有这么样的事情发生:一个或几个人去找病人,到护士站:给我找一个作手术的人。护士就会问:什么名字?作的什么手术?这下不得了,你T-M-D什么态度?老子告诉你,马上给我找。这时任谁都会说:你找的人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什么手术也不知道我怎么找啊?什么?你还敢顶嘴?马上把***(一般都是说的院长的名字之类)找来,告诉你,现在的工作不好找哦。

记得有一次,一个初二的学生在校园内让自行车给撞了,来到医院。我一检查——脾破裂。这可是不及时手术就要命的啊。但是,当时带学生来的老师没有带钱来,我立即给药房等地方打电话说:“你们先发药出来,这个学生需要马上手术。如果到时候他们不付钱,我来付。”就这样,手术立即进行,患儿得救了。

但是,在患儿出院时,他们学校的一个校长和他的跟班(我可能只能这样称呼这位披着“老师”外套的人)来到医院办理出院手续,大清早的便喝得醉熏熏的,进了办公室也不和任何人打招呼,自己在椅子上坐着了,过一阵便声嘶力竭的叫喊起来,我们没一个人听清他们在叫些什么。护士长问了一阵,才明白他们是来办出院手续的,就说:你们进来先讲一下啊,不然我们怎么知道你们要做什么?还以为你们是来看病人的,来办公室坐了休息(各位,现在医院的任何一个地方都是可以任意闯进去的,办公室、值班室就不要说了,就连要严格消毒的治疗室、手术室也是病人家属想进就进,而且我们一个手术间的门也被一群要强行冲进去看他们给人捅了两刀的弟兄的酒鬼给踢坏了,还大叫“什么-鸡-巴-了不起的,老子赔就是”,结果是不但门没赔,连手术费也没给就跑掉了,因为没捅到要害,他还能在清创后跑走)。这下不得了了,这个校长和他的跟班就开始不干不净的叫骂,说什么我们进来你们就应该马上主动的问我们来干什么。护士长只好耐心的解释说,早上医生们都要查房检查病人病情拟定治疗计划开医嘱,护士们都在作治疗,如果你们的病人是今天出院,那么一会医生的医嘱出来办好后就会送到出入院收费处,只要在那里结帐就行了……可是不行,这两个号称是老师的人还是不停的叫喊吵闹,使得整个病房都不得安宁,一大群病人及家属都围在办公室外看热闹,一直闹了半个多小时。我在旁边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就说:“护士长已经给你解释了这么多,程序也给你们说清楚了,你们还这样子闹。你们都是老师啊,是为人师表教书育人的、是通情达理的,为什么要这样子呢?”哈,这下更是捅了马蜂窝了,那个跟班一下子就跳起来,边骂边冲到我的面前挥起了老拳。

我经常被同事们埋怨,因为我总是在病人来了以后从不问病人有钱无钱,治病要紧,尤其是那些要急诊手术的病人,但是呢,不知道有多少次,那些清创过后还跑得动的病人,我们不但没有收到一分钱,还倒贴。有这样经历的医生护士在我们医院就不是少数:一个护士,为了一个病人没钱输血而又情况什分危急的时候给病人承担了几千元输血的费用,当病人好了以后,一分钱不还给她;还有一个医生更生气,在一个病人没钱付药费的时候给他承担了药费,这个病人也是一直不还钱给他,最气人的是后来居然说——我没请球你给我承担药费。……………………太多太多。这还不算那些治疗效果没有达到病人及家属的期望来和你大闹的。真不知道现在的医患关系到底是一种什么关系?

医患关系究竟是一种什么关系?那是2001年吧,有一篇应该是比较有名的文章:《医患关系是消费关系》!在报上以大字标题登出来的时候,我真的很不理解。医患关系怎么就成了消费关系?谁消费了谁呢?一个人的生命是可以用金钱来衡量的?

但是马上,我不得不由衷佩服这人的高明,他是我们医生真正的朋友,因为他的这一英明论断,完全摆脱了我们的被动局面:既然是一种消费关系,那么,当你生病甚至是病得死去活来的时候,当你没有钱治病救命的时候,商品是按值论价的,我当然没有什么救死扶伤的责任和义务,我当然可以不卖出我的服务、我的技术,因为消费关系就是买卖关系,是平等的,自愿的,你总不能强行来买我的什么东西吧?并且,对不起,你还不能弄脏了我的地板。也免得作为一个医生,不但要给人治病,还要给病人付医药费,而且是做了这么些事情没一有个人现在是有任何感激之心的。也免得病人来到医院,不象是来治病的,倒象是来要帐的,倒象是我们欠了他三百文八辈子没有还似的,有钱的说:老子给了钱的,怎么的?没钱的说:你们***什么人民医院,给人民治病还要钱!

可笑的是,当天晚上,一个病人居然和我谈起了这事,其间我就说到一句,说是医患关系是消费关系,不知道病人到医院来是消费什么的?这个家伙居然嘻嘻的笑道:来消费护士啊。当时我真想破口大骂,但是我不能去骂。我只是轻轻的对他说,你已经好了,可以回家了……,

是的,中国不需要医生,尤其是当今中国。

中国有句古话,叫做“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浮屠是什么东西呢?是当时的人们所能建造的、所见到的、所能想象出来的最好最高大的建筑。也就是说,一个人的生命是不能用金钱之类的东西来衡量的。按理说,医生护士们每天都在干着这“胜造七级浮屠”的事,他们应该是得到广泛的尊重的了吧?他们应该是不会为生活费用而发愁了吧?但是不,中国人太多,命太不值钱了,作为一个中国人,在出了车祸出了工伤等的时候能得到多少赔付呢,这是几乎全中国人都清楚的一件事,既然中国人那么不值钱,当然,医生也就没有什么价值了。

君不见,有媒体报道:——中国的医疗资源已经过剩?是啊,以国家为单位来看,中国的医学院恐怕是全世界密度最大的了,除了极个别的外几乎是每个省区市都有不下于两家,怎么会不过剩呢。所以,中国的医生当然就没有什么价值了,物以稀为贵嘛,过剩就不但要降价而且要贱卖。

但是,据统计,中国的医务工作者共计为150万人,按常规的要求,医护的比例应该是1:2。现在我们以1:1来计算,首先,除去在我国什么地方都一样的那个东西:过于臃肿的行政后勤人员,只算十万吧,事实上远远不止,那么我们的医生或护士有多少人呢?70万,平均约2000人中才有一名医生,平均约2000人中才有一名护士。这就叫过剩。

在国外,很多国家是每一百人中就有一名医生,不知道那该叫做什么?而且他们每天、每周诊治病人的人次都是有明确规定的,只能少不能超出。医生不但是工作量工作时间有明确的限制,收入也是相对他们本国的情况较高的,是高收入阶层。以某个国家为例,他们最低层的医生,大致相当于我们的社区一类的吧,他们的工作时间不但是每周五天每天六小时,而且对于每天的接诊病人数量也有明确的规定,只能少不能多,以此来确保他们的医疗质量。那么,他们的收入是多少呢?折合成人民币来计算大致有400~600元/小时,他们的挂号费最低为240元(人民币)。他们不会象我们一样要靠药来养医,他们也没有必要靠药来养医。大家可以想像一下,比他们高级别的医生又是什么待遇什么收入,哪里会象我们这些医生,还有好多好多为了吃饭为了住房焦头烂额的?我们非常希望我们中国的医生也能是这个样子,也能完完全全的、认认真真的做自己的专业,一心一意的提高自己的技术。

在我们国家,作为一个医生,他们的收入有多少呢?以一个主治医师为例,工资也就是1000元左右,这是所谓档案工资,退休以后是按这个标准来发放退休金的,但是,这1000元在财政那里是拿不到的,因为现在的医院叫做什么“差额拨款单位”,财政没有按所谓的档案工资来拨给医院,有拔70%、60%、40%、30%的,有的甚至是0%。最后这个主治医生在在职的情况下能在医院每月领到应该是不到2000元的工资。而这个数还要看各家医院的经营状况决定医院可以给医生多少报酬。这个各个地区根据其经济的发展情况不一样有一定的差别。我真的没有搞清楚网上有人张着大口说什么医生的收入几十万是从哪里得来的数据。

据报道:我国对医疗卫生的投入在非典以前是逐年下降,在非典前一年达到历史的最低点,财政的7%。非典以后的2003年,称之为大幅度提高在医疗卫生事业上的投入,也不过才达到财政的8.4%。但现有资料报道:2004年我国医疗卫生总费用占GDP的5.5%,但政府支出所占比例为16%,老百姓的支出则占55%。

我们再来看一看,行政管理费用是多少呢?

前段时间,政协委员任玉岭曾在两会上放炮,“25年时间,我国行政管理费用增长87倍。” 全国人大代表刘满仓和政协委员刘光复提到,“公务员一天耗电量,普通百姓用19天”;“每年各级政府官员公车私用费用达2000多亿元,几乎和2006年的国防开支相近”。 多,真多,看似惊人之语,然而,这仍然只是冰山一角。“公车消费接近国防开支”背后还有文章。据资料显示,我国每年公款吃喝招待费也超过2000亿元。2000亿元是个什么概念,这不只是一年的国防开支,也相当于建一个三峡工程。如果把这笔账继续算下去,加上通讯费、职务考察费等等,那么,据有关专家估计,每年公务员的职务消费保守估计也要超过7000亿元。7000亿元,这又是一个什么概念呢,这是1979年全国的GDP总量,是上海 市2004年全年的GDP总量,是四川省2005年全年GDP总量。

1978年,我国全国的财政总收入约1132亿元,到2005年,我国全国的财政总收入约为3万亿元左右。也就是说,改革开放28年,我国的财政收入增长了约28倍。然而,在1978年,我国政府机构的行政管理费用,还不到50亿元,到这与今天的7000亿元相比,28年时间,我国公务员的职务消费增长了140倍多,所占全国财政总收入的比例也从1978年的4%上升到了24%。是医疗卫生投入的三~四倍。要知道,在国外,行政管理费一般只占财政收入比重的3%-6%。

未来五年内,我国将投入200多亿元,以健全县、乡、村三级医疗卫生服务体系和网络,也就是说每年40亿元。这个钱若是用在公务员身上,恐怕只够塞塞牙缝。所以,就有那么多人削尖了脑袋不顾一切的往公务员的圈子里钻,就拿不久前媒体上出现的湖南某地一张报考公务员的场面照片来说吧,那可真是,“人山人海、锣鼓喧天、鞭炮齐鸣”,我充分的相信,还将出现更加壮观的场面.因为:现在不是正在叫嚣什么“高薪养廉”吗?什么368工程吗?不是说公务员的待遇要成倍增长吗?可是我们只看到公务员的工资一年能涨两次,又有谁看到他们廉洁了?还是要“高薪养廉”啊!不然的话,他就要贪、就要管人卡人吃人。

好一副强盗嘴脸,好一个强盗逻辑。也就是说,他想捞这么多,政府就先给他这么多,以免得他去贪,且不说人之贪欲无厌,民之钱粮有限,就说你去给他养廉的钱又是从哪里搜刮来的呢?就好比,你对我说:因为河神脾气暴戾,常发大水淹没田地冲走房屋人畜,所以,我们每年必须用几个美女去给河神做媳妇,免得他发大水害人;山神好吃人,所以我们逢年过节都要给他送上几名童男童女,让他吃了以后不要吃人。

就是这么荒唐!但却被认可和实施着。中国需要的是贪官污吏,因为他们可以让你的钱包鼓起来,让你的上司知道你有财能,对你可以唯财是举,你们还可以结成一张包揽天下的大网,无网而不利,所以,唯有作官为吏才是中国需要的,也是人们所需要的。难怪有人说,把中国的县以上官员通通的杀了,不会有一个冤假错案,这话虽然有些偏激,但是不无道理。

那么有谁想到过医生呢?医生护士们的收入既然是这么低,有谁想到过给他们提高一点点待遇呢?有谁想到过给他们一点点稍微宽松的工作环境呢?他们可是你们随时随地有可能要他们来救你的老命的啊!你们吃人民的,喝人民的,有什么资格来对医生指手划脚的呢?如果说贫穷劳累的医生护士们拿了一点点你们称为红包回扣的东西就该杀的话,那么你们呢?而且话说回来了,这可是为了你的老命付出的一点点代价,你的那条命值这点钱不呢?贫苦困顿的医生护士们,没有要求你们什么高薪养廉,因为我们已经廉到了为了生存下去而努力的地步了。

是的,中国不需要医生,尤其是当今中国。

医生有什么用?人家一个豆腐渣工程,一个倒塌、垮塌事件,一个安全事故,就会几十人,上百人送掉性命,据我所知的,不知道已经有多少这样的事故了,就在最近的一段时间内,已经出现了好几次这样的报道了,这些事件的责任人有什么后果呢,钱照赚,官照当,照样白天围着酒桌转,照样晚上围着裙子转,照样抽烟基本靠送,照样工资基本不用,照样老婆基本不碰,屁事没有。就算有事,也不过是一句轻飘飘的交了学费之类的话就行了,大不了又换个地方再贪就是。四川那回事,要不是是因为一队士兵列队通过,又怎么会弄掉了几个家伙的帽子?

那么医生呢?白天围着病房转,晚上抱着病历看,抽烟要买没人送,工资每月都全用,没有老婆不得碰。医生就是没用,为了一个垂危的病人,可能会几人甚至于几十人熬更守夜的干上好几天,还不一定能成功。就算是成功了又能怎么样呢?人家交一次学费你们要多少人来?

对于医生,我不知道和你们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让你们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对那些成天吸人血吃人肉的家伙你们却是一副摇尾乞怜、卑躬屈膝的奴才像!说到医生,开口便是红包啊回扣啊,但是,医生并非都是“回扣”和“红包”的受益者。作为一名普通医生,并不是红包、回扣想拿就拿。在一个医院,只有唯数极少的业务顶尖医生和科室主任才能拿到数额可观红包和回扣,说到底,还是大小都要是个官才行。

是的,中国不需要医生,尤其是当今中国。

既然前面已经说到,医生的工资是很低的,那么他们的工作强度和工作时间又是怎么样的呢?大家如果真的是对自己的健康有兴趣的话,可以去了解一下,我这里给大家一张排班表,几乎是全国的医院都使用的这样的排班表:

白班 夜班 下夜班 行政班 白班

白班:8:00——18:00

夜班:18:00——次日8:00

下夜班:8:00下

行政班:8:00——12:00 14:——18:00

现在我们先对这一张排班表作一个说明:医生每天早上要查房,处理自己所管病床上的病人,拟定当天的治疗计划,开出当天所需药品的处方,这在白班的时候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在夜班,下夜班,行政班(有的医院是排的休息班)这几个班次上,就有问题了,因为医生必须是自己查房,自己处理,所以,在这几个班次上,他们必须到病房去,我们不说过程中所费的时间和费用,只说在病房里,这一查房,拟定医疗计划,开处方常常就是两三个小时,如果管床多或是有手术那就不知道要多少时间了,有时甚至是一天到晚都忙不完的。

因为医院里面有明确的规定,当班医生是不能上手术的,所以,手术都是由不当班的医生在完成,也就是说,手术是由在排班表上排休息或行政班的医生在完成的,那么,我们现在来计算一下医生的工作时间,(工作强度我们就不用说了,一台手术几个十几个甚至通宵达旦的事常有,而且哪里一出什么事故,最累的其实是医院的医生,而其他的比如“***及时赶到现场”的那些***只不过拿作电话哇啦哇啦的叫喊一通罢了。)以不当班的时候——我们现在不算是行政班,只以第四天是休息来计算,一个医生以不当班时每天去病房2小时计,那么,四天下来,他的工作时间是(12+12+2<夜班早上>+2<下夜班早上>+2<行政班早上>)/4=7.5小时/天,则他每周的实际工作时间最少是7.5小时*7天=52.5小时/周,这已经远远的超出了国家《劳动法》所规定的周工作时间的上限,这还是比较保守的计算,如果有手术,那就不知道是多少了。

还要特别说明的是,这个排班表是完全不考虑什么节假日星期天的,也就是说,没有星期天节假日,星期天节假日是照常上班,你有没有看到哪家医院在星期天和节假日不上班的?如果遇上了节假日,就把白班和夜班合在一起上,称为24小时班,以后几天可以不来查房,一年到头,这就算是休息了。不过必须没有突发事件,如果有必须随时到达指定现场,偏偏节假日里突发事件是最多的,而周末是完全不存在的!因为你必须去查房。

上面这个排班表是有四个班次的情况下的工作时间,现在,有相当多的医院没有那么多医生来排这个四班次的排班表,那么他们的排班表就是这样的:

白班 夜班 下夜班 白班 那么他们的工作时间又是多少呢?我们现在不算所有的不当班工作时间,只算他们排班表上的工作时间,则每人每天为(12+12+2<夜班早上>+2<下夜班早上>)/3=9.3333小时/天,周工作时间为9.333小时*7天=65.333小时/周。而他们的节假日则更是没有根本不要指望了。

说到这里,我顺便问上一句,既然有媒体宣称中国的医疗资源过剩,一定应该是人满为患,医护人员的工作是相当的轻松了,也有很多的空闲时间了,还有如有的人说的医生的收入是什么十几万几十万的。那么,当你们悠闲的外出旅游的时候,一定是到处都碰上医生护士的了,可是你们遇上过有几个医生护士在旅游的?

是的,中国不需要医生,尤其是当今中国。

这十几年来在媒体的铺天盖地的丑化、漫骂、恶意中伤诱导下,人们的眼里,医 生护士是一群十恶不赦的家伙、是一群贪得无厌的蛀虫,是只知道受贿***的人 们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的罪犯。不知道医生手中有着多么大的权力,可以***受贿多少钱财?

不久前,有一个自称是医药代表的家伙在网上发了那么一张图,而且这张图已经有不少的报纸在转载了,大家看一下:从药厂出来的这么便宜的东西最后到 病人手中的时候价格已经翻了几倍了,从这张图上来看,他说是医生的处方费20~30元,好象是医生在这个药价上起到了多么大的作用。

但是,这个图是经不起分析的:首先,任何一个医生、任何一个有点头脑的人都知道,对于提成,不是医生问谁来要的,而是医药代表们为了他们自己的利益来主动向医生送出的。至于给多少,是由医药代表们决定而不是由医生决定。如这张宝图上所列的医生拿到了这个药品销售价的20~30%是根本不存在的事情,而且,我敢于这么说,没有哪个医生会在他要用一种药的时候去找这个药品的经销商先问一下有没有提成,否则不开,绝对没有!无论这个医生的品质怎么样,他选择药品的标准永远是对该病人有明确的治疗效果。那么,这个药品的价格和医生有什么关系呢?

其次:医生,最多也就是拿点提成(我不同意那种叫做回扣的说法,因为回扣是我买了你的东西后,你返还给我的那部分。但是,作为医生,他买了你的什么东西了吗?他买了谁什么东西了吗?没有!这很明显的是一个销售过程中的利益分配,从药厂到医院,全都是同等功能的东西<这里我们必须把医生医院的职能剥离开来,与治病救人无关。>也就是说,从药厂到医院,是同一个销售团体,针对的就是最后的买单者——病家。所以,这根本不能叫做什么回扣,请以后注意这个概念。如果说回扣,那我想问一句:买东西打折,这才是一种真正意义的回扣。而去商场买东西、饭店吃饭,哪一个不要求打折呢?也就是说,哪一个买东西买菜的不收回扣?而且是公然的索取回扣,公然的索贿!我还真想看看你,一边吃饭一边拍桌子:靠,这帮买东西买菜的,居然索要回扣,该杀!),而作为药商的代表、也就是所谓“医药代表”不会也不可能会是先来问一下医生们要多少提成再回去定价;

第三,药品价格的确定,第一步是由药厂,然后是各级中间商,而最后的销售者医院,对药品的价格确定也不起任何作用,只不过是也只能是接受这个价格,医院是无可奈何的。前几年不是常报道某某医院用“回扣”作了什么什么吗?我相信,医院把这件事公开的目的绝对不是想要这个东西,而是为了患者着想,想要把这部分价格拉下来;而是想提醒那些经销商们,不要来这一套!你要再来,我就给你抖露出去。

第四,对于药品的价格,从早几年起已经是政府集中招标的了,那么这个价格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这个问题,我们作医生的更是想不明白了,我相信人们也一样不明白,也可能你们明白。因为,无论任何一样东西,无论经过什么程序招标,无论在哪里招标,结果都应该是比招标前便宜才对。但是事实上却是,一经过招标的无论是什么药品也好医疗设备也好都要比招标前高出许多,比市场价甚至高出几倍,请问,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这高出来的钱又到哪里去了?这些又和医生有什么关系?这也就是无数的人削尖了脑袋都要去当官的原因,这就是为什么无数的人无论如何都要去当公务员的原因。这和我们医生有什么关系?

第五,发这张图的家伙也许并不是什么医药代表,也许是别有用心,也许是又一轮对医护人员攻击策划的信号弹。因为他不但在这张图上没搞清楚价格及其来源,连最后的那个什么医院13元也没有搞清楚,我可以告诉大家,不是什么医院13元,而是国家相关规定:医院可以在指定的医药公司进购价格的基础上增加13%的利润,这是国家有关部门给予医院的正当的药品销售收益,你连这个都没有搞清楚,你是什么医药代表?

第六,我肯定的可以告诉你们,没有一个医生愿意拿这个药品提成,因为,这实际上是医生的贬值——我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来形容这样一个事实,因为医生不值钱,医生的劳动没有价值。不得不为了一点蝇头小利向那些所谓的医药代表们低头。拿了一点只够活命的小钱,却被那些吃得肠肥脑满又害怕人们将他们打倒的家伙抓来当成转移人民视线的工具,以便他们可以更长久的鱼肉人民。

以一个副高级职称的医生为例,这是国务院已经有文件称之为专家的人,他们的挂号费有明文规定:3元钱!而且,这三元钱并不是给他的,而是给医院的,至于医院愿意给这位专家多少,各家医院不一定。在平常的医务活动中,医生几乎是没有工资外报酬的,抢救病人更是职责所在,正如有人一进医院就开口的一样:你们医生就是应该的。

所以,请问这位所谓的医药代表,以你仅在一家医院推销一种药物来计算,你一个月可以挣多少呢?你昧着良心来发这样的文章和图片的用意何在?

当然了,你可以理直气壮的回答我说,在这个欲壑难填、金钱至上的社会里,良心是什么东西?值多少钱一斤?说得太对了,良心不是东西,只要有金钱就成,既然如此,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对医生说三道四的?

是的,中国不需要医生,尤其是当今中国

在非典袭来的时候,一夜之间,铺天盖地的诬蔑漫骂一下子换成了廉价的溢美之 辞,什么新时期最可爱的人啊,什么白衣天使啊,等等等等,不一而足,那些中伤,歪曲,空穴来风,颠倒黑白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非常能理解钟南山院士,用那个中央电视台的名主持人的话来说,当他要求和钟南山院士一起进病区的时候,“钟南山用一种挑衅的目光看着我:你敢吗?”我也非常理解钟南山院士为什么连续两三年都在强调非典有可能再次暴发。

非典过去了,一时的喧嚣渐渐的平静了下来,于是人们又想起了以前还没有打倒的医生和护士们的罪恶,这次不光是提起以前说过的种种,而且还多出了一个什么狠抓医院的商业贿赂问题,什么医院的商业贿赂是重中之重,等等等等。这种事情刚过就拆桥的行为,磨儿一卸就杀驴的作风,使我不禁想到,当我们在为了人们的病痛和生命竭尽全力的时候,人们为我们准备的、网罗的却是官司和罪名,我为我们在非典中为了抢救病人倒在了病床前的伙伴们不值。就好象一群在前方冲锋陷阵的战士,后方的人们为他们准备的是密布的陷阱和成排的冷箭。

这是一个阴谋,马克思、恩格斯在其著作中这么说道:**主义有其自身的无法消除的矛盾,当这个矛盾激化的时候,**主义就会把这个矛盾转化为民族矛盾,向别的国家和民族发动侵略战争,给别的国家和民族带来灾难。这就是以前我们在课堂上学到的解释帝国主义发动战争的经典教义。而在我们国家,不是把矛盾转化成民族矛盾,肉食者在经过了一场风波之后,突然发现,他们在人民的心目中是一种什么样的地位!

于是,处心积虑地要找到一个转移人民的目光、让人民不要再注意到他们的胡作非为的、又能使人民会去打击的对象,把矛盾成功的转嫁出去,以维护和继续其统治。所以,在经过一系列的选择之后,一个看起来十分庞大的、但自身却是非常松散的、又和官府没有千丝万缕勾结的、和权贵没有什么利益瓜葛的、和黑道也没有什么联系的、偏偏又是每一个人都或多或少需要的、因而也就是非常容易引起注意的群体——医务人员。被选中了!从那时起,对医院、医务人员的攻击开始了.

大家可以去查一查,这个攻击发动的时间是在90年以后。其间因为非典暂停了一、两年。

攻击越来越激烈;

报道越来越离奇;

事情越来越荒唐;

处理越来越莫名其妙…………

有什么取了角膜去治病被控的,说是什么法律不建全却要医生负责医院赔钱的;有什么住院花了五百万而闹得沸沸扬扬,后来查来查去并不是事实!却有人透露其人很有背景,单是从普通病房转到ICU就有几百保安列队夹道护送的;有什么纱布在腹腔里面存了十几年去取出来时还是四四方方叠成一叠的;有什么手术器械掉在腹腔内多少年没有发现的;

(我们的手术中,所有的手术器械都要在手术前后经过最少三遍的清查,哪怕是一颗针、一个线柱,我不知道这些东西怎么就会留在了伤口内,尤其不知道怎么会过了十几年那纱布居然取出来是四四方方的一叠,因为进入腹腔的纱布都是牵开的)

有什么医院赔钱一赔就是几十万几百万的;

有什么医生都在拿红包吃回扣受贿的;

有什么医院是商业贿赂的重中之重的…………

总而言之:医生有罪;护士有罪;治病有罪;救人该死。

医生护士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中工作,承受作如此巨大的心理压力,还要时时刻刻想到不能出现任何问题,还要时时刻刻想到治病救人,为什么?我为什么还要那样去做?当我把你治好之日,就是你推我进陷阱向我放冷箭之时;当你康复之日,就是你我对簿公堂之时;

(中央电视台之法制栏目《今日说法》曾报道:一个医疗纠纷,法院判定医院无过错,但同时判定医院向患者赔偿多少多少钱,这叫什么法??这是当今流传的“要想富,作手术,作完手术告大夫”最直接的宣传和最有力的鼓动)我为什么还要去做?愿我再也不做医生,愿医生们都不要再做医生,愿再也没有人做医生,愿再也没有一个医生,愿非典非非典非非非典来得更猛烈些吧,愿这片丑陋的土地上再也没有一个活人的痕迹。我不再做医生,哪怕去街边弄个铁桶卖烤红薯,哪怕去擦皮鞋。

如今我即将硕士毕业,找工作很难,找到了工作待遇很差,人家也是爱理不理的,家人对我当初选择学医已经否定了,而我自己,也正处在不断的自我煎熬之中,读了大半辈子的书,竟然没办法找到真正的工作,体现自己的价值.......我都开始怀疑自己的人生是否有意义了........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